徐州市第六人民医院

当前位置:徐州六院首页 > 文化建设

护理 要学会“退一步”


面对患者的焦虑、恐惧,她们真诚地进行交流,让他们重新燃起希望。

面对患者的沉默、忧伤,她们耐心地给予安慰,让他们再度变得开朗。

面对患者的焦躁、敏感,他们悉心地妥善照顾,让他们感觉得到重视。

“遇到难缠的患者,说了不听,说多了烦,一言不合就发脾气的那种,我们会适时地冷处理一下,等他们的情绪过去了我们再进行交流。”徐州六院七病区是一个综合病区,内有神经内科、肛肠科、中医科、皮肤科,其中神经内科的病人约占到一半。因为患者的病因病况不同,给护理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复杂性。尤其是神经内科的脑血管病患者,因为病情的缘故,让他们除了身体不适外,还出现了很多心理方面的症状,而这些都成为摆在七区护理团队面前的问题。

平时习惯在家“指挥”工作的郭大爷因为脑梗入院,突如其来的疾病“打”了老人一个猝不及防,在医院里,老人无法接受自己的病情,变得抑郁又暴躁,遇事不爱说话,可若事情处理的不合他的心意,他又会大发雷霆,家人也变得焦虑又烦躁。就连郭大爷的管床护士也没少受他的言语攻击,然而管床护士却不以为意,每天依旧笑脸迎人,郭大爷的“冷嘲热讽”连家人都听不下去时,护士却悄悄制止了家人,她明白,老人的很多外在表现并非出自他的本意,老人现在的状态也是一种发泄,她经常在做护理时和郭大爷聊天,排解老人心中的烦闷,解答老人的疑惑,渐渐地老人情绪变得平和,整个人也变得放松很多。

类似郭大爷这种情况的患者还有很多,他们的情绪极其不稳定,甚至变得偏执,有的还会对他人做出言语或身体攻击,护士则是首当其冲的“受害者”。更有甚者,有的病人自觉着久病成医,总想指挥护士该如何进行护理,“应该是病人跟随医护的节奏进行治疗,现在有的病人则是自成节奏,也不管这个节奏对不对,总之就得按他的要求来。”七区护士长张爱萍坦言在日常工作中,护士经常会莫名其妙的受病人或家人的气,“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。那又能怎样呢?跟他吵?跟他理论,为什么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到我们身上?吵赢了,又能如何?医院不是用来吵架的地方,无需一较高低。换位思考一下,我们就能理解他们了。”忍住怒气,人与人之间,多一份理解就会少一些误会;心与心之间,多一份包容就会少一些纷争。

对于护理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或难题,张爱萍和她的同事们都显得非常释然,她们说对不同的患者,护理方法也不同,总之对病人要温柔而坚持原则,“一群老小孩嘛,只要是不影响护理和治疗的事情,我们尽量顺着他们,没必要非要和他们呛着来。保持心情愉悦也有助于身体恢复。”

患者多,病况杂,护理复杂程度高,背负身体和心理双重压力,如此辛苦,张爱萍和她的同事们还是很喜欢这份工作“虽然又忙又累,有时还会些冤枉气,但是护理工作带给我们的成就感也是很多工作无法取代的。”张爱萍说,当看到患者顺利康复,面带笑容的出院时,她们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宣传科  马萌

 

 

医院概况 | 医院动态 | 医院文化 |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徐州市第六人民医院
地址:徐州市淮海西路267号
(交通:公交1路、4路、31路、66路等到人民广场下)
本站医院信息仅供参考,不能作为医疗诊断的依据 苏ICP备10000484号

点击拨打24小时健康热线 0516-85827334

版权所有:徐州市第六人民医院
地址:徐州市淮海西路267号
交通:公交1路、4路、31路、66路等
到人民广场下